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风流老板俏秘书完整版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26 22:27:00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风流老板俏秘书完整版█遇到网页打不开:请地址栏手动输入bet365官方网址(00883365.com)█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

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风流老板俏秘书完整版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

风流老板俏秘书完整版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

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上海青年报:中国冰雪运动缺玩的精神#标题分割#  在上海,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每年都在逐步增加。滑雪发烧友“老肆”供图周培骏制图  冬奥会中国拿了三块金牌了,都来自于短道速滑和速滑。高兴也挺高兴的,但总觉得,滑雪啊、雪橇啊什么的,别人玩得更带劲。  倒也不是“别人碗里的都香”的心理,只是觉得,中国占优势的速滑,还是中国传统体育的那种刻苦训练、金牌至上带来的东西,是用来夺金牌的,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愉快的。  俯式雪橇这种项目,中国应该是玩不太好的,也不太会拿金牌。趴在轨道上往下滑,享受的是那种往下冲的刺激,选手们的头盔,都涂得“花里胡哨”的:这不纯粹玩儿的吗?不严肃,拿块金牌都没法宣传其深远意义,中国还发展了干吗?  可是,冬奥会还就是玩出来的。冬奥会这一届项目最多,而它项目的发展,算得上是“撒野式发展”——很多项目,都是爱好者们,从玩雪、玩极限运动中发展而来的。先是因为好玩,满地撒野地玩,然后才渐渐有了改进、有了规则,就像古代的蹴鞠,就像现在的俯式雪橇。  可我们对玩,还有太多的偏见。所以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,一直做得不太好,尤其是那些新兴的、需要去尝试的全新运动,更是不太愿意去碰。  幸好,随着物质丰富大环境下的新一代人长成,他们的思路也活络了起来:我们活着已经有太多禁锢了,难得有条件,冰天雪地里,撒点儿野又何妨?  于是,一切终于渐渐有了点改变。银七星关闭了三年多,又有了重开的可能。此前固然是因为成本太大,但新开的室内、室外滑雪场,哪家又成本低了?绍兴的乔波,宣称2个亿,南京的,宣称4个亿,万达在长白山投资的,不要提建设了,设计费就是4个亿。这样靠卖门票,连投资都不容易收回,更何况谈盈利赚大钱?但大家的思路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先让大家玩起来,渐渐地靠这好玩的东西,拉动别的项目赚钱,搞旅游滑雪、旅游地产。  有些儿女练滑冰的家长,很想得开。给孩子注册运动员,但不走体制内的路。“那条路越走越窄,竞争激烈”,先让孩子玩了再说,又能锻炼身体,又打发了业余时间,还培养了社交能力,挺好的。等玩上瘾了玩出腔调了,再考虑是否继续走体育的路吧。这样想法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跟世界第一体育大国美国的路数,也挺像了——玩的人多了,业余的俱乐部自然会越来越多,对职业体育来说,出苗子的基数也才大了许多。  你再看我们采访的资深滑雪爱好者老肆,人家自己也说,从小就不是让妈省心的孩子,为了玩滑雪,甚至辞掉了安排好的工作。这样的孩子算挺叛逆了,但人家就是在自己撒野玩的过程中,思考起了前途和责任:知道“太多人走的路,已经证明不适合我,干吗不换条路走?就算走错了,也能自己学着调整”;知道办个俱乐部,让爱好者们好好玩,然后渐渐发展这项运动。现在,媒体提到滑雪,还都想着找他谈谈,他不也渐渐玩出点名堂来了?  所以,中国的体育,中国的年轻人,干吗不撒点野,好好玩一把?玩物不一定丧志,玩也能玩出个广阔天地,才是我们想要的。  (陈宏)风流老板俏秘书完整版




(零距离泛目录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风流老板俏秘书完整版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